<span id="czmjnl"></span>
                  1. 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_絲絲情愫

                    文章來源:51240便民查詢網 2020年01月19日
                    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是由愛彩官方獨家推出的彩票,官網【a5805.com】將爲您帶來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開獎、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技巧,精彩盡在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體驗中心,深受廣大彩民關注!

                    中國老人幸福感指數發布:浙江北京上海居前三

                    這一天是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第一次和媽媽吵架,而根源是那可笑的電視,從前我是一個乖寶寶,父母說一我不敢說二,今天到底是怎麽了?在不知不覺中我慢慢進入夢鄉。

                    我悄悄地來到了媽媽的房間,看著正在甜甜入夢的媽媽,依舊是那麽憔悴,那麽暗黃,內心的堅冰早已融化。我趴在媽媽的耳朵輕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媽媽,我爲昨天的事爲你道歉。”媽媽的身子動了一下,似乎聽到了我的道歉。我隨即退出了媽媽的房間。

                    第二天,鏡子前的人真的是我嗎?那麽憔悴的臉,重重的黑眼圈,簡直就象一個“大熊貓”。我的眼睛不爭氣的濕潤了,暗暗地詛咒著媽媽。突然,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浮現在了眼前——媽媽曾經也與我有著同樣憔悴的臉。

                    高二後,我毅然選擇了理科,但我發覺,漸漸的,文科班女生的憂郁神色漸漸出現在我的面孔上。也許,我骨子裏就充滿著憂郁,只是被掩蓋在了我爽朗的笑聲中。如今,那憂郁似乎沖破了枷鎖,慢慢的,慢慢的,我的身體被憂郁充斥了,經常不經意的便憂郁起來,但憂郁什麽呢?我也不知道,也許正是憂郁那空白。

                    曾想過,如果二十年前那個生命沒有消逝,他會不會象我一樣惹母親生氣,不,不會的,他做的肯定比我好!每每想到這兒,我便痛恨自己的降生,也許他的生命是被我擠掉的,我也許是魔鬼,殺死了他,奪走了他的生命,我現在活的便是他的命,不是我自己的!從那以後,我經常做噩夢,夢中:“你是誰啊?”“我是你哥哥。”“我哥哥?可我沒有哥哥啊。”“不你有,不過在二十年前死了。”“啊!你,你是人是鬼?”“二十年前,我的生命被你擠占了,我死了,你占了我的位置,占了母親那原本屬于我的愛,你是惡魔,你是魔鬼”“不,我不是,不”“啊”噩夢驚醒,依舊是淡淡的月光透過窗簾射了進來,沒有人,沒有聲音,只有月光陪我在漆黑的夜裏

                    “爲什麽回不到過去呢?”“因爲往事如煙,遮住了回去的路。”

                    不知什麽時候起,喜歡上了黑,每每放學回家總要關掉所有的燈,睜著一雙明亮異常的眼睛在幽幽射入的淡紫色月光下尋找失落的心情。這時的我那平平的心坎充斥著往事風一般的味道。

                    記得當時,我考試考得很差,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一進門熱乎乎的飯菜正等著我。我的眼淚象斷了線的珍珠似的掉了下來,把書包重重地朝沙發上一放,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媽媽見狀忙忙跑了過來,關心地問:“怎麽啦,發生了什麽事?”“我考試考差了。”我像一只泄了氣得皮球坐在床上,沒好聲的回答。“是你粗心還是太難了。”“太難了。”我有氣無力地回答著。“把試卷給我。”我小心翼翼地把試卷拿了出來。媽媽見到上面的紅筆像一串糖葫蘆地浮印在媽媽地眼前,不禁皺了皺眉頭,卻什麽話都沒有說,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我只聽到門砰的響了一聲,便一下子恢複了剛才的甯靜。二十分鍾,四十分鍾,一個小時過去了……媽媽終于回來了,確實滿頭大汗。她不容分說,一把把我從床上拉起,拉到茶幾前,細心地教我試卷上的錯題。“媽,你去吃點飯吧,我自己看”剛才的痛苦早已煙消雲散,有的只是對媽媽的感激與感動。“沒事,等你會了,我再去吃”。不知不覺,時鍾敲響了九點,而媽媽卻還沒有吃飯。外面的一切好靜,好靜,似乎只有房間裏我們母女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我照常起床准備上學,桌上是媽媽爲我准備好的豐盛的早餐。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偷偷地瞄了一眼媽媽,她的臉上滿是憔悴。

                    這一天是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第一次和媽媽吵架,而根源是那可笑的電視,從前我是一個乖寶寶,父母說一我不敢說二,今天到底是怎麽了?在不知不覺中我慢慢進入夢鄉。

                    我悄悄地來到了媽媽的房間,看著正在甜甜入夢的媽媽,依舊是那麽憔悴,那麽暗黃,內心的堅冰早已融化。我趴在媽媽的耳朵輕聲地說了一句:“對不起,媽媽,我爲昨天的事爲你道歉。”媽媽的身子動了一下,似乎聽到了我的道歉。我隨即退出了媽媽的房間。

                    第二天,鏡子前的人真的是我嗎?那麽憔悴的臉,重重的黑眼圈,簡直就象一個“大熊貓”。我的眼睛不爭氣的濕潤了,暗暗地詛咒著媽媽。突然,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浮現在了眼前——媽媽曾經也與我有著同樣憔悴的臉。

                    高二後,我毅然選擇了理科,但我發覺,漸漸的,文科班女生的憂郁神色漸漸出現在我的面孔上。也許,我骨子裏就充滿著憂郁,只是被掩蓋在了我爽朗的笑聲中。如今,那憂郁似乎沖破了枷鎖,慢慢的,慢慢的,我的身體被憂郁充斥了,經常不經意的便憂郁起來,但憂郁什麽呢?我也不知道,也許正是憂郁那空白。

                    曾想過,如果二十年前那個生命沒有消逝,他會不會象我一樣惹母親生氣,不,不會的,他做的肯定比我好!每每想到這兒,我便痛恨自己的降生,也許他的生命是被我擠掉的,我也許是魔鬼,殺死了他,奪走了他的生命,我現在活的便是他的命,不是我自己的!從那以後,我經常做噩夢,夢中:“你是誰啊?”“我是你哥哥。”“我哥哥?可我沒有哥哥啊。”“不你有,不過在二十年前死了。”“啊!你,你是人是鬼?”“二十年前,我的生命被你擠占了,我死了,你占了我的位置,占了母親那原本屬于我的愛,你是惡魔,你是魔鬼”“不,我不是,不”“啊”噩夢驚醒,依舊是淡淡的月光透過窗簾射了進來,沒有人,沒有聲音,只有月光陪我在漆黑的夜裏

                    “爲什麽回不到過去呢?”“因爲往事如煙,遮住了回去的路。”

                    不知什麽時候起,喜歡上了黑,每每放學回家總要關掉所有的燈,睜著一雙明亮異常的眼睛在幽幽射入的淡紫色月光下尋找失落的心情。這時的我那平平的心坎充斥著往事風一般的味道。

                    記得當時,我考試考得很差,垂頭喪氣的回到了家,一進門熱乎乎的飯菜正等著我。我的眼淚象斷了線的珍珠似的掉了下來,把書包重重地朝沙發上一放,就走進了自己的臥室。媽媽見狀忙忙跑了過來,關心地問:“怎麽啦,發生了什麽事?”“我考試考差了。”我像一只泄了氣得皮球坐在床上,沒好聲的回答。“是你粗心還是太難了。”“太難了。”我有氣無力地回答著。“把試卷給我。”我小心翼翼地把試卷拿了出來。媽媽見到上面的紅筆像一串糖葫蘆地浮印在媽媽地眼前,不禁皺了皺眉頭,卻什麽話都沒有說,轉身走了出去。不一會,我只聽到門砰的響了一聲,便一下子恢複了剛才的甯靜。二十分鍾,四十分鍾,一個小時過去了……媽媽終于回來了,確實滿頭大汗。她不容分說,一把把我從床上拉起,拉到茶幾前,細心地教我試卷上的錯題。“媽,你去吃點飯吧,我自己看”剛才的痛苦早已煙消雲散,有的只是對媽媽的感激與感動。“沒事,等你會了,我再去吃”。不知不覺,時鍾敲響了九點,而媽媽卻還沒有吃飯。外面的一切好靜,好靜,似乎只有房間裏我們母女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我照常起床准備上學,桌上是媽媽爲我准備好的豐盛的早餐。二十二選五開獎結果偷偷地瞄了一眼媽媽,她的臉上滿是憔悴。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9 2001